北境之袄

٩(๑òωó๑)۶
HP★魔霍
星战★冰火★三体

这小面熟长得真东西233

[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拉条
HP主题的自调
其中有一组cp色哟!
请大噶踊跃来无奖竞猜呀

哇超级方便!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岳意难撼 北海起澜

新的一天好

这样的星期天的中午
怎么能被作业煞风景
还是等晚上再与时间赛跑罢

无所事事也是快乐的吧
焦虑地追逐着一点点的快感
不舒服也不麻木
真的是快乐吗
这是真正的快乐吗

唱给索博的歌

[索林/比尔博]

        比尔博凝视着画中索林的双眼。他不由自主地小声唱着一首不知从哪听来的歌儿:
oh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elow,
keep careful watch
my brother's souls.
And should the sky
be filled with fire and smoke,
keep watching over Durin's sons.
        然后他记不住词了…并且就算有词他也唱不下去了。但是他就算现在也不承认自己哭了,哭得像个吃不到第二顿早餐的孩子。
        他抽抽噎噎地点上一支蜡烛。这只是一支普通的蜡烛,苍白而细长,不是什么结婚用的喜烛,也没有香味和漂亮的颜色。

        蜡烛静静地燃烧着,烛泪悄无声息地流下。比尔博能听见的,除了他自己的心跳就只有起居室大钟不紧不慢的咔哒声。

        钟打了十二点。蜡烛快要燃尽。那一点点火苗闪动起来。
        它跳起怪诞的舞蹈,房间里乱影斑驳。

        有那么一刻,烛火轻巧地掠过索林的面孔
那双湛蓝的眼睛里似乎燃烧着——

熊熊火光。

        那光亮闪瞬即逝,一切重归黑暗。比尔博就这么躺着。一动不动。

        在半睡半醒中,他听见索林在隔壁最好的卧室里轻轻哼着:
越过冰冷而又雾蒙蒙的大山,
在那深深地下洞穴已有千年,
我们一定要赶在天亮前出发,
把久已忘却的黄金寻回眼前。

        比尔博就在这萦绕耳畔的歌声中真的睡着了。

        他早已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又或是他内心最深的期冀。

————————————————————

睡梦中比尔博紧搂着那幅画像
他的身体
温暖了画中人的面颊。

明天,不,今天…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哦对了,第二天比尔博才想起来
那首不知道名字的歌
是一个几年前在这边游荡的歌手
一个红头发的圆脸小伙子唱的。
他唱得真好听。
还有他那把形状像梨的六弦琴啊
比尔博真喜欢。